(独家)美女按摩师张闯李姐by兔兔纸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2 01:33

美女按摩师张闯李姐by兔兔纸在线阅读由小编给各位带来,美女按摩师是近期非常火热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角色有张闯、李姐,在最近,美女按摩师小说正式更新了,其中就有人问在哪阅读呢?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美女按摩师》在线阅读<<<<

美女按摩师小说

她轻晒了我一眼,指了指包厢墙角的柜子严肃的说道,“看看里面的东西!”

抬眼我就看到里面瓶瓶罐罐盛着各色的液体,棕色半透明瓶子里那粘稠的液体,在包厢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迷离的浅色,我知道只要将三种液体混合起来,就是上好的印度精油。

柜子的第二层是品种多样的电动情趣用品。黑色的电动按摩棒,皮鞭滴蜡的道具满满当当的。

李姐随手拿过一个棕色的的精油瓶冲着我冷笑着说道,“试过吗?”

这些东西我只在那些岛国片里见到过,哪里亲自使用过,不过为了得到这份工作,我眼神闪烁了一下有些忐忑的说道,“玩过几次。”

听了我的话,李姐玩味的看着我,嘴角轻轻勾起,“你一个学生玩的还挺全乎。”她说着抹胸里坚挺的双峰抖动了几下。

我尴尬的笑着,李姐伸出手指从我的嘴角滑过,而后猛地插进我的嘴巴里,声音突然变得冷冽起来,“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我吓得赶紧张口要解释,但是她突然用手指捏住了我的嘴唇,冷冷道,“不要狡辩,试试就知道了,要是让我不满意的话,你就可以直接滚了!”

说着当着我的面就直接将身上的抹胸脱掉,我使劲的咽着唾沫,等到她将我的手猛然按到坚挺的的双峰上,我才清醒过来。

我颤抖着,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棕色的精油瓶,打开的瞬间整个包厢就充斥着一种性的奇异味道。

她嘴角挂着冷笑手指敲了敲瓶子,“试试吧。”她顺势趴在了按摩床上。

将精油倒在手心,摩擦一下就侧坐在按摩床上,白皙的颈部,让我本能的想要低头去亲吻一番。但仅有的一丝理智还是让我没敢那样做。

随着我手劲的逐渐加大,李姐渐渐开始有了呻吟声,虽然时不时的冷声指出我的力气大了小了的毛病,但是我知道我已经初步得到了她的认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的知道了她的敏感点,尽管她努力的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但是那低沉隐晦的呻吟声还是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的手指在罩带印出的痕迹上轻轻的刮着,我的指肚也从脊椎线开始沿着痕迹往她肋骨的两侧滑去。

“嗯……”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发出声来。

她这一声抑制不住的呻吟,让我有一种大仇的得报的感觉。

精油的作用已经全部发挥了出来,整个包厢里都充斥着最原始的求偶气息,李姐的绯红已经从脖颈爬上了脸颊。

因为侧坐着不舒服,所以我将拖鞋褪了下去,就坐在了她屁股朝后一点位置。

就在我刚坐上的那一瞬间,李姐的猛地往后扭头,带着情欲的眼睛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吓得浑身一抖,险些吓得直接从按摩床上摔下去。

不过好在她只是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了。

我现在坐的位置很敏感,小兄弟再往前一点就会陷进她臀部的沟壑之中。

我不敢再胡思乱想,手开始在她身上动作,拇指肚按在颈椎上,手掌从腰两侧边缘开始收缩。

到这里我整个后背除了臀部已经完全按摩一遍了。

我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就听到李姐那有些不悦的声音响了起来。

“怎么停了?”

于是,我也顾不得想了,那刚从腰上撤下来的手,颤颤微微的按在了她的三角裤下侧露出的屁股蛋上。

我不敢直接按在正上方的内裤上,手上都是精油,抹在内裤上,我怕她会生气。

我尝试着捏了一下,见李姐没有制止就大胆起来。

因为内裤收的紧,我从后面隐隐能够看到她后面陷进肉里的沟壑。

我知道那是女人最私密的地方。

我甚至有一种低头亲吻的冲动。

但是,我知道我只要做了这逾越的动作,肯定会被李姐直接赶出会所的。所以我必须忍着。但是我能控制住手脚,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兄弟呀。

这种刺激直接让它又长大了一节,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它似乎碰到了李姐滚圆的屁股。

我吓得赶紧往后缩,可是,已经晚了。李姐一下子从意乱情迷之中清醒过来,扭着身子,眼中的情欲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冽的冰刀。

“给我滚下去!”

我吓得赶紧跳到地上,声音颤颤巍巍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您那里太漂亮了,我实在是控制不住……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惊慌失措,语无伦次。

“哦?这么说,还得怪我了?”她用毛巾随手擦着身上的精油,声音冷厉的说道。

我心里腹诽,一个活力旺盛的小伙子,看到那里冲动一下不是很正常嘛!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还指望着她能给我这份工作呢,“不,不……”

李姐见我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更加的不耐了。

看着她的脸色我心想完了,这次恐怕真的搞砸了。

心里不仅暗骂老二没出息!

李姐慢腾腾的擦拭着后背,我低着头不敢看她。

“帮我系上!”突然她将抹胸一下子扔到我的脸上冷声说道。

我赶紧抓住,而后颤颤微微的站在她的身后,因为兄弟还没有下去,我不得不弓着屁股,将抹胸从她头顶滑过将她双峰稳稳落尽罩里面,我才深吸一口气,开始给她系上。

等她转过身子的时候,我已经退到角落了,她冷眼盯着我,警告道,“在我这里干,一定要管住你的下半身。和客人怎么玩都可以,皮鞭滴蜡手铐麻绳都可以,就是不能迈出最后一步。只要是破了这个规矩……”

她说着冰冷的目光扫着我挺拔的身下,猛地出手抓住。

疼痛感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你这个就会被剁掉喂狗!”

她突然大喝一声,吓得我彻底萎靡了下去。

“明白了吗?!”她追问道。

“明,明白了……”我颤颤微微的说道。

“那你就可以入职了,和前台说一声,让她给你安排!”

powered by hzzfj.com © 2019 WwW.hzzf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