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可言深情锁清秋小说章节目录-苏秋瑾莫秉淮大结局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0 12:02

轻叶小说带来主角是“苏秋瑾莫秉淮”的民国小说名字《可言深情锁清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全文,作者是明珠。本站提供可言深情锁清秋小说章节目录,苏秋瑾莫秉淮大结局全文阅读:苏秋瑾坐在新房之中,穿着新潮的婚纱,盖着纯白的头纱,安静而静谧。十二点了,她的丈夫莫秉淮却还没有回来……

>>>>点击阅读《可言深情锁清秋》最新章节<<<<

可言深情锁清秋小说

白霜霜穿戴整齐之后,挺着个大肚子出门去迎接。

“表哥,你终于回来了,霜霜很想你。”白霜霜柔着嗓子想要去靠近莫秉淮,却被他冷淡的扫了一眼,不敢再往前。

那一眼虽然平淡,但却具极大震慑力。

“快生了就好好的待在屋子里边,别跑出来。”随即转身吩咐下属:“刘副官,把他们押到牢里边,我亲自审问。”

“是。”

白霜霜不敢多说话,看了眼莫秉淮身后被绑起来的奴隶,只说:“那霜霜先回去了。”

转回头,白霜霜紧紧的咬住了牙关,当初莫秉淮喝醉那晚,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知道自己有身孕一个多月了,不想嫁给那痞子三,趁着莫秉淮喝醉了偷偷跑到他的房间,把两个人的衣服都脱了,第二天什么也顺理成章了,只是莫秉淮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

现在她肚子里边的孩子虽说才八个月,但已经九个月了,再过不就孩子就要生了,她得找一个由头,让自己的孩子提前早产。

阴暗潮湿的牢房之中,刘副官对着俘虏挥着鞭子,“到底是谁帮助了你,让你们有种敢惹大帅!”

“我说,我都说,大帅你只要答应放过我,我什么都说。”被悬挂在木桩上的俘虏忍受不住酷刑,对坐在牢房之中,一尘不染的莫秉淮求饶。

莫秉淮勾了勾嘴角,笑意凉薄而讽刺。

“好。”

得到应允,那俘虏立马说:“是东北吴奇吴大帅,是他给我们山寨支持武器供给,让们找莫大帅得麻烦。”

现在是军阀时代,也是用实力说话的时代,整个国家现在被分为四大阵营,东北吴大帅,湘西梁大帅,广东沈大帅,郦城莫大帅莫秉淮。

四方势力相互制约制衡,但都在暗中争抢地盘,会互相陷害攻击,一点都不奇怪。

似乎不出所料,莫秉淮只是冷笑了一声,站了起来,对监狱长说:“按照他刚刚要求得,把人给放了。”

说着走出牢房,刘副官问:“大帅,现在怎么办?”

莫秉淮冷笑了一声,冷血无情的说:“把这些送到东北去,当成厚礼送给吴大帅。”

“是。”

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女人的咳嗽身,莫秉淮脚步一顿,转过身看向尽头得那间铁门牢房。

女人的咳嗽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似乎想起了什么,莫秉淮微眯眼眸,踩着军靴走向那间牢房。

“大帅,那间牢房里边关押着的是三姨太。”跟在莫秉淮身后的刘副官解释。

莫秉淮走到门外,从门上的窗户上扫了一眼,只见苏秋瑾捂住胸口在剧烈的咳嗽,他顿足了一会才转身离开。

“把她放出来,让人接回落尘院,再让管家安排两个人去伺候她。”

刘副官:“是,属下现在就去办。”

苏秋瑾被放了出来,却没有半点的起伏。

被接回了落尘院,落尘院还是那个落尘院,只是物是人非,院中早没了红梅,只有两个新调过来的小丫鬟。

因为旧伤未愈,又在阴暗潮湿的牢里边待了两个多月,苏秋瑾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身子,差不多废了一般。

刘副官把苏秋瑾接回了落尘院之后,见她时时咳嗽,便请来了大夫。

伤的是根本,请了中医大夫过来瞧了,开了一张补药方子和一张止咳的方子,分为两贴药服用,每一服药隔一个小时服用。

新来的丫鬟莲儿断来了药,“三姨太,该喝药了。”

双眼无神坐在椅子上的苏秋瑾看了眼那碗药。

这是第二幅药,给她补身子的补药,治咳嗽的那服药她一个小时之前就服用了。

苏秋瑾淡淡的说道:“放在哪,口中苦,我一会再喝。”

因咳嗽药苏秋瑾很配合,所以丫鬟也不疑有他,放下汤药就退了出去。

房中就剩下苏秋瑾一个人,她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端起那碗汤药,直接走到了盆栽前,手一倾斜,把那汤药倒入了盆栽之中。

可笑,心都死了,还治什么病?

苏秋瑾之所以喝咳嗽药,是为了掩盖她身体的损耗,她自己的身体情况,她自己知道,在牢中她昏迷过一次,那老大夫和她说,要是再不好好珍重自己的身体,只怕没几年的活头了。

要不是想要知道红梅的情况,或许她在监狱的那段时间她都熬不下去了。

入了夜,洗澡准备上床休息,却听到门外莲儿喊了一声“大帅。”

苏秋瑾蓦地一震,莫秉淮怎么会来她这里?!

惊恐的看着那门打开,苏秋瑾坐在床里边最角落的地方,抱着被子警戒的看着从门外走进的莫秉淮。

莫秉淮脱下了军服,只穿着白衬衫军,配着军绿色的裤子,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干练,但依旧是带着一身骇人的寒气。

莫秉淮停在了床外,隔着帐子看向帐子中的苏秋瑾。

语气低沉:“我来了,作为妾侍,还不下床来迎接。”

苏秋瑾冷笑了一声,毫不惧怕的应回去:“若是大帅觉得我这姨太做得不够好,大可到二姨太的院子,或者直接休了我。”

红梅被发卖到窑子里边去,她求他,却被他冷漠对待,她早心如死灰,只要在大帅府一日,不管身在何处,她都是一个阶下囚,笼中鸟,这样活着不如死了算,死都不怕了,又怎会怕人?

闻言,莫秉淮眼眸微微眯起:“看来关你两个月,没有让你学乖,反倒让你胆子大了起来。”

“那还真谢谢大帅你把妾身放到牢里边学习了两个月。”

莫秉淮抿唇,自从当上大帅之后,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的讽刺他。

一把拉开了帐子,只见苏秋瑾狠狠地瞪着他,眼底写满了抗拒。

莫秉淮脸色阴晴不定,沉着声线的朝着苏秋瑾吐出“过来。”两个字。

苏秋瑾紧紧的抓着被子,尽管惧意已经从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她却依旧倔强着:“我不!”

莫秉淮忽然笑了,笑得让苏秋瑾头皮发麻,蓦地把枕头扔向他,趁着空隙,想要从床尾逃走。

才刚刚往前一爬,脚踝就被抓住了,想起那晚上的吓人的回忆,苏秋瑾脸色一白,猛的用脚踹着他。

但全部的挣扎,在莫秉淮的面前,都是徒劳无功,不一会就被压在了身.下。

powered by hzzfj.com © 2019 WwW.hzzf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