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保护我方小青梅慕纪年月夏小说第11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11:03

《保护我方小青梅》小说中的主角是慕纪年月夏,是作者七叶淮橘的一本现情小说,已完结小说《保护我方小青梅》由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在线阅读地址:月夏没想到自己表现地这么明显。还没等她说话,慕纪年继续说道:“之前听说商业街那边有家奶茶很好喝,请你喝奶茶吧,别不高兴了。”

保护我方小青梅

推荐指数:8分

《保护我方小青梅》在线阅读全文

保护我方小青梅第十一章

草哥很讲义气。

当初说好一起打排位一起上段位,如今为了月夏,硬生生演回了黄金段。

月夏观战了几局,他的小鲁班像是个延迟飙到460的智障选手,谜一样地冲进敌方防御塔,谜一样地在敌人间穿梭徘徊,等局势已经到达无可挽回的地步时他又摇身一变假装疯狂输出,最后把战绩卡在一个无法被队友举报的分数。

期间还不忘嘲讽自家骂骂咧咧的队友,把锅甩给他们。月夏有些心疼草哥为了掉段演得如此卖力,可转念一想,好像他的队友更可怜,在心里默默替草哥说了三声“对不起”。

到最后草哥演累了,干脆挂机干别的事去了,硬是输回了黄金。

见草哥掉回黄金四,月夏发了个谄媚的表情过去。

月不半:辛苦草哥了!

小心草丛:我信誉积分有点低,没法打排位了。这两天先打匹配吧。

月不半:好的!

*

月夏和“小心草丛”打了几天的匹配,这段时间草哥上线时间有点少,月夏只好自己一个人玩,把想试的英雄用体验卡都试了一遍。

见草哥上线,月夏激动地给他发去了消息:草哥,我这两天练了练庄周,一会儿秀给你看!

小心草丛:好呀。

月不半:草哥最近在忙学习吗?感觉你这几天好像很忙的样子。

小心草丛:对,有个比赛,临时抱佛脚~

月不半:草哥加油\\(^0^)/我每次期末也是临时抱佛脚的!

月夏可能不知道,他们两个的“临时抱佛脚”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小心草丛:\\(^0^)/

月不半:草哥在哪里上学呀?

隔了好久,“小心草丛”才回复道:H大……

月不半:Σ(⊙▽⊙”我在H师范!!!

小心草丛:是嘛?真巧啊!

又过了许久,小心草丛问她:开嘛?

月夏盯着他最后发出的两个字,不禁皱了皱眉。这个时候正常的剧情发展难道不应该是考虑一波面基吗?但是他好像一点面基的意愿都没有?

月夏想到面基,还是有点激动的。她依稀记得他清朗的声线,应该是个长相干净清爽的男生吧。越想,她越是好奇草哥的长相。

月不半:草哥,离这么近不面个基吗!

小心草丛:你要网恋?

月夏差点一口水喷在手机屏幕上,这人到底什么脑回路?怎么面基就和网恋划等号了?还没等她回复,她又收到草哥的消息。

小心草丛:我不网恋的。

月不半:没人要和你网恋啊!![生气][生气]

小心草丛:哦,那面什么基,快开游戏吧。

月夏气结。草哥平时对她好是好,但是说话讨人厌的时候是真让人恨得牙痒痒。

两人很快开始了匹配。月夏玩庄周,辅助下路射手,草哥打野。

开局打了几分钟,射手骂骂咧咧地开始敲字。

去尼mua的(后羿):庄周抢我兵做什么?

月不半(庄周):抱歉,不小心的。

下路兵线经济一般需要辅助让给射手,月夏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她偶尔会不小心吃到兵线,没想到这个射手会这么计较一个小兵。

不一会儿,上路就崩了,而下路只磨掉了防御塔一丝血,他们队也送了好几个人头了。

去窝mua的(程咬金):QAQ对不起,上路一塔没了……

去尼mua的(后羿):没事宝贝,都是庄周的锅。

月夏看着这对儿狗情侣一脸懵逼,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月不半(庄周):???

去尼mua的(后羿):你打成这样大家怎么发育?压制不了怪上路咯?

月夏黑人问号脸。压制不了下路怪辅助?和射手没关系??就因为抢了他一个兵?

小心草丛(孙悟空):程咬金在上路浪,怪庄周咯?

去窝mua的(程咬金):QAQ嘤嘤嘤……

去尼mua的(后羿):呵呵一起的?真坑!菜鸡辅助。

月夏一脸懵逼地打完整局,因为没发育起来,装备也没买几件,根本扛不住伤害,送了不少人头。她自始至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不小心吃了后羿两个小兵就带崩了整个队伍的发育。

月不半:草哥QAQ我是不是很坑……

小心草丛:没有,别放心上。

月不半:好QWQ我们再打一局!

小心草丛:好。

之后几局,两人连跪。要不就是有队友挂机,要不就是队里内讧,要不就是都已经推到水晶了被翻盘,月夏打到最后整个人都心态爆炸了。

月不半:再打一局,不打了[难过]

小心草丛:嗯嗯。

最后一局,两人遇到了个智障亚瑟。不清兵线一个人敢冲进人群送人头不说,还骂队友菜鸡把锅全甩给队友。

上去一起送死吗?月夏翻了个白眼。

亚瑟依旧在骂人,到最后他开始点名骂。一会儿说法师瞎出装,一会儿骂射手怂包,最后又说草哥的打野菜鸡瞎送人头。

看到这月夏就火了。她草哥操作那么犀利,凭什么被他说菜?刚要怼回去,就发现草哥打字回复了。

小心草丛(荆轲):嘤嘤嘤,人家家第一次玩QAQ小哥哥好凶!

月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没想到草哥会装妹子卖萌,关键是那个亚瑟一看是妹子竟然闭了嘴,而且一路默默为他保驾护航。

虽然月夏知道草哥是故意逗自己开心,但是依然改变不了他们输了的事实。最后在只剩亚瑟一人,他为了一个人头无视掉攻击水晶的小兵时,月夏和草哥再一次输了。

月夏打到自闭,直接拒绝掉草哥发来的邀请。

小心草丛:不打了?

月不半:草哥……我是不是真的很坑?

小心草丛:还好啊!

月不半:你不要骗我啊……

小心草丛:这是团队游戏,输了不可能只是你一个人的问题,别放在心上。

月不半:好[难过]谢谢草哥陪我!

小心草丛:不开心?

月不半:有点……

小心草丛:别不开心,再打一把带你飞。

月不半:不了,我需要静静TUT

小心草丛:我就是静静。

月不半:哈哈别闹!我先下了,有时间再一起玩吧。

小心草丛:……不打游戏聊聊天也行。

月不半:今天算了,下次再聊吧!

关了游戏,月夏望着天花板发呆。虽然她知道游戏只是为了娱乐,不能较真,但是有时候打成这样真的有些让人心情烦躁。

就在这时,电话铃突然响起。月夏情绪正低落,也没太注意来电号码,接了起来:“喂?您好?”

“咳咳,月半半?”电话那边的某人故作深沉地压低了嗓音。

月夏楞了一下,没想到是慕纪年:“你好好说话,装什么深沉。”

“哦……”慕纪年没想到月夏会这样怼自己,恢复了平时说话的语调,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受伤,“你没存我的号码?”

月夏这才想到刚才只注意是个陌生号码,并没有认真看号码是多少。其实月夏从高中那会儿就不存慕纪年的手机号了。他们两个从幼儿园就认识,上了同个小学、同个初中、同个高中,那时对于她来说,慕纪年就像家人一样熟悉,所以她能背出父母和他的电话。

但是月夏从没告诉过慕纪年这件事。她含混地糊弄了过去:“你突然给我打电话干嘛?”

慕纪年顿了顿:“你现在有时间吗?我去找你拿外套。”

他知道月夏心情不太好,他没法在游戏里陪她,那就干脆现实里见一面,好歹让他放心,而外套刚好成了他们见面的借口。

月夏正好没什么事情,随口应道:“哦,你过来吧,宿舍楼下见。”

很快,慕纪年就发来了短信,让她下楼。

月夏随意地套了件松松垮垮的T恤和运动外套,就下楼了。她虽然没化妆,但一张小脸白净粉嫩,随意在脑后扎了个丸子头,露出一截白皙修长的腿,模样甚是清纯可爱。

她下楼后在女生宿舍楼前的一棵槐杨树下看到了他。他身材颀长,笔挺地立在那里,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洒了一地细碎的金色光芒。正好他抬起头看到她,朝她招了招手,眉目中带着温软的笑意。

“给你!”月夏跑过去把外套扔给他,没好气地说道。本来她今天因为打游戏就闹得挺不开心的,结果今天还要见他,更不开心了。

慕纪年接过外套,搭在胳膊上,眼中依然含着笑:“心情不好?”

月夏没想到自己表现地这么明显。还没等她说话,慕纪年继续说道:“之前听说商业街那边有家奶茶很好喝,请你喝奶茶吧,别不高兴了。”

月夏挑了挑眉:“慕纪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慕纪年苦笑了一下,伸出三根手指发誓道:“我真没别的意思,单纯想请你喝奶茶。”

月夏白他一眼:“……有钱烧的,我才不去。”

powered by hzzfj.com © 2019 WwW.hzzf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