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秦尤好穆斯泽小说全文目录-何以情深乱了流年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6 13:30

秦尤好穆斯泽小说叫做《何以情深乱了流年》,这里有何以情深乱了流年全文在线阅读!秦尤好穆斯泽小说精彩节选:秦尤玫的胳膊受了伤,那是秦尤好下了死力气的,伤口又深又长,看着有些渗人,现在还在流血呢。

何以情深乱了流年
推荐指数:★★★★★
>>《何以情深乱了流年》在线阅读>>

《何以情深乱了流年》精选章节

穆斯泽盛怒,他头都不回的离开了,秦尤玫一肚子的话都来不及说,只不过最关键的话已经说了,这就不重要了。

虽然心里委屈,穆斯泽这样不关心自己,但是目的达到了,那就算了。

“你处理好这些,”秦尤玫捂着自己的伤口,疼的吸气,冷冷的交代张济民,“别让别人发现端倪。”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你交代给我的事情的,你安心去处理伤口吧。”

秦尤玫的胳膊受了伤,那是秦尤好下了死力气的,伤口又深又长,看着有些渗人,现在还在流血呢。

秦尤玫疼的不行,只好答应先去处理伤口,张济民带着她找到医生,然后秦尤玫就进了手术室缝合伤口。

穆斯泽离开以后,就没有回来过了,秦尤玫住院这些日子,穆斯泽都没有来看过她,秦尤玫心里难受,又不敢去打扰穆斯泽。

她转念把事情怪罪到秦尤好身上。

“如果斯泽不是因为去找秦尤好了,一定会来看我的!”

秦尤玫心中愤愤不平,她打开手机,给之前的私人侦探打去电话:“这都多久了,让你们调查秦尤好的情况,到底有没有眉目?”

秦尤玫气盛,语气自然不好,那边颤颤巍巍的伺候着,这可是穆斯泽的女人啊,他们不敢得罪。

“查到了,秦尤好有个病重的儿子!”

秦尤好有个儿子?

秦尤玫眼睛微微眯起,秦尤好怎么可能有个病重的儿子呢?难道那个儿子是宋旭的吗?

可是既然秦尤好都有了宋旭的儿子,为什么还要回来受气呢?

宋旭不是很有钱吗?

秦尤玫想不明白,不过她也不需要明白,那个孩子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一个可以拿捏秦尤好的把柄!

秦尤玫去找了张济民。

“把这个孩子给我绑来,他就在这个医院,我想张主任应该有这个能力吧?”

张济民看了一眼那个照片。

是云修。

那个患有重病的孩子,张济民有些印象,懂事又安静,一眼看上去就让人怜爱。

秦尤玫为什么要绑这个孩子?

张济民迟疑了一下:“这个孩子,跟你有什么过节吗?为什么绑架他?”

“怎么?”秦尤玫眼神一凉,“你有什么意见吗?还是你忘记了,我手里的东西?”

秦尤玫的威胁,让张济民心中大惊,那些事情要是曝光出来,他的事业就毁了!

“我知道了,”张济民冷汗直流,戚戚的说,“今天晚上就把人给你。”

秦尤玫满意的点点头。

“你该清楚,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只要秦尤好合那个孩子一天不死,隐患就会存在,这些事情要是被斯泽知道,谁都跑不掉!”

所以,他们只能合力,一起弄死秦尤好和那个孩子,容不得张济民有半点仁慈!

若是事情败露,被穆斯泽所知晓。

张济民想起秦尤好,穆斯泽如此深爱秦尤好,都很得下心这样折磨秦尤好,可见这个男人心狠手辣。

若是被他知道真相,张济民和秦尤玫都难逃一死!

张济民无奈,只好答应。

一连过去了好几日,穆斯泽都没有来今天晚上穆斯泽喝醉了酒,他醉的有些不清醒,助理就把他送到了医院。

看到穆斯泽过来,秦尤玫十分高兴,她顾不得自己的伤口还没痊愈,就过去扶住穆斯泽。

“斯泽,”秦尤玫看着他冷峻刚毅的脸庞,目光柔和下来,“你怎么喝醉了?”

穆斯泽看着眼前的人。

这样温柔的语气,和深情的目光,除了秦尤好,还能有谁?

他一个用力,把扶着自己的女人压在床上,视线有些模糊,却还是看得清女人脸上羞涩的红晕。

他的唇压了下来,在秦尤玫唇间徘徊,浓烈的酒味顺着他的唇和喘息,落到秦尤玫的脸上。

这是这些年来,穆斯泽第一次亲秦尤玫,秦尤玫又惊又喜,她甚至有些不可置信,只能瞪大了眼睛,享受这不真实的美好。

“秦尤好,我真的好想你。”

穆斯泽抱住她的脸,目光眷恋又痛苦:“真的好想你,想到心口都疼了,你知道吗?”

穆斯泽抓着秦尤玫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仿佛想让她体会到自己的痛苦。

秦尤玫身体僵硬,在穆斯泽吻着她的唇,却叫着秦尤好的那个瞬间,就仿佛一盆冷水浇在她蠢蠢欲动的身上,冷的她只发颤!

心口疼?

她怎么不知道?

她当然知道,因为她现在的心口,就疼的她脸上毫无血色!

“我想你,这些年发了狂的想念你,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你不会知道……”

穆斯泽的唇很热,他亲吻秦尤玫的身体,嘴巴里面不断的喊着秦尤好的名字。

那样眷恋、温柔。

却不属于秦尤玫。

秦尤玫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她含着泪水的目光淬了毒,恨极了。

秦尤好,你为什么不去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为什么穆斯泽一直爱的人都是你秦尤好,那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丝毫变化!

你凭什么,凭什么!

我秦尤玫,到底哪里比不上你?

秦尤玫咬紧了牙,泪水顺着鼻翼滑倒另外一只眼睛去,辛辣到她不敢睁开眼睛去看穆斯泽陶醉的表情。

次日清晨,穆斯泽醒来。

他喝醉了,头疼的很,想起昨天晚上的梦,更是气闷,又看到身下的女人居然是秦尤玫,一瞬间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秦尤玫还没有醒,穆斯泽忍住心里的不适,起身穿了衣服。

他阴沉着脸,从秦尤玫的病房离开。

“调查一下那天手术室的事情,”穆斯泽交代助理,“最好查的清清楚楚,我要知道全程过程!”

助理颔首:“好的。”

助理离开后,穆斯泽坐在办公室里面,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心里一团糟,连文件都看不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穆斯泽总觉得心里不安定,想起那天在手术室外,心口忽然的抽痛,他就觉得事情不简单。

直觉有的时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hzzfj.com © 2019 WwW.hzzf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