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老子是无赖吴赖朵朵-老子是无赖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3 16:41

《老子是无赖》小说的主角是吴赖朵朵,老子是无赖是由作者沦陷的书生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老子是无赖小说讲述了:吴赖四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导致全身上下长满了疱疹,父亲为了救我花光了所有积蓄,我才勉强活了下来,但是,自那之后,脸上落下了伤疤,身体更加的脆弱了,甚至影响了以后的生活。

小编推荐:
《重生之调教渣夫》《九品风水师》《幻灭》

精彩节选:

也许,人到了最难受的时候,就不怕更难受了。

此时的我,头重脚轻,脑门烧的发烫,浑身酸痛无力,整个人昏昏沉沉难受到了极点,所以,当看到王亚东出现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有种视死如归的解脱感。

但他一说到苏雪静,我的心却不由的颤了一下,听他的意思,肯定是已经查到我和苏雪静是认识的,知道我骗了他,所以他才会这么兴师动众的来找我算账。不过,不等我有什么反应,王亚东直接拍了拍我的肩膀,轻飘飘道:"行呀,吴赖,果然是有种,真的敢骗我!"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骗了他,他应该二话不说就打我的,但他那表情,又不像要打我的样子,我头本来就昏,被他这么一搞,更昏了,只有沉默着不吭声。

奇怪的是,王亚东还没发火,他再次咧了下嘴,露出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对我道:"我看你小子也挺可怜的,我就不揍你了,这样,你给我把苏雪静约出来,我想跟她交个朋友,如果你做到了,我对你既往不咎,还继续把你当兄弟,怎样?"

我脑袋烧糊涂了,心不糊涂,我知道,王亚东不会真心把我当兄弟,我也知道,他对苏雪静心怀不轨,我不可能帮着他去祸害苏雪静,所以,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摇头拒绝了他。

看我摇头,王亚东的脸色立马就变了,怒火从他的眼里汹涌而出,他一把揪住我的领子,狠着声低吼道:"你别不知好歹,信不信我让你躺着起不来?"

我就像一只蔫了的小鸡一样被王亚东提着,我的浑身乏力,头越来越昏,但是,面对王亚东的威胁,我却反而感觉豪迈,我咧起了嘴,露出了全世界最该死的笑。

这下,王亚东直接气炸了,他迅速的松开我的领子,握紧拳头,愤怒的朝我轰来。

但我依旧不畏惧,我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的深,只是,我无力的双腿已经撑不住我沉重的身子了,在王亚东的拳头就快击中我的那瞬,我整个人,轰然倒在了地上,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听到了一个焦急的声音:"东哥,不好了,这小子烧的好厉害!"之后,我彻底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我已经躺在校医室的病床上,病床四周空无一人,整个房间只有墙上挂钟秒针滴答滴答的声音,我睁开眼,静静的听着这点声音,内心凄凉又惨淡。

不知过了多久,天使姐从门外走了进来,打破了这孤单的冷清。她看我醒了,嘴角不由的浮出了欣慰的笑容,但转瞬,她又皱起了眉,责备我道:"你怎么烧的这么厉害才被送来,昨晚干嘛了?你知不知道再晚点可就真出事了!"

我的眼睛依旧睁着,一眨不眨,失神的盯着天花板,没有出声。

天使姐仔细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间,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紧张道:"你不想活了?"

我依旧沉默,但是,我的眼睛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眼泪氤氲。

天使姐看我这样,更加的紧张了,她连忙说道:"我去叫人通知你家长过来!"说着,她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我猛然回神,立马阻止道:"不要!"由于太虚弱,一说话,我都忍不住的重重咳嗽了几下。

天使姐顿住了脚,回过身,诧异的问我道:"你年纪轻轻,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

我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沙哑着声道:"没有,我平时病了,睡一觉就没事的,我以为不打紧,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

天使姐看出了我的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在一旁,安慰了我几句,她的话,又让我的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

在校医室躺了一天,打了几瓶点滴,吃了药,到第二天,我的烧才退了,身体也终于有了点力气,我也就出了医务室。

一个人,走在这充满青春气息的校园里,我却感觉被一片黑色雾气完全的笼罩,有深深的窒息感。

我很清楚,往后的生活,会是一片黑暗,方子轩不会放过我,王亚东更不会轻饶我,不过此刻我已然忘记了害怕,或许,心如死灰的我,已经演变成了一具丧尸,无知无觉,只是茫然的穿梭在校园内,漫无边际的行走。

仅有的一点理智告诉我,必须要穿破这片黑雾,逃出这个鬼地方,但,我的脚步依旧跟着我心的方向走,走到了宿舍楼下,噩运又再次毫不留情的缠绕上了我。

我刚到宿舍门口,就看到王亚东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身后,还跟了几个死党,那阵势,就像是专门来迎接我一般。

我的心未起波澜,只征在了原地,等待王亚东的狂风暴雨。

让我错愕的是,王亚东压根没在乎我,他只是对我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然后便帅气的甩甩头,直接从我身边掠过。

他身上飘来的男士香水味让我一阵反胃,我不自觉的擦了下鼻子,随即继续往宿舍里走,但,走了几步,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跟了王亚东那么久了,我知道一点他的性格,他是属于那种睚眦必报的类型,我得罪了他,他不可能不对付我,就算他大发慈悲,看我病了可怜,不打我,但最少也会嘲弄我一顿啊。

可现在,他竟然直接无视我了,更重要的是,他刚才对着我的那个笑容,实在很诡异,而且,一向邋里邋遢的王亚东,今天竟然穿的人模狗样,头上还出奇的抹了发胶,明显是反常啊。

越想越不对劲,我干脆不去寝室了,直接把衣服上的帽子扣在头上,缩着身子,悄悄的跟上了王亚东,一直跟到学校外面的小树林,我才停了下来。

这小树林,幽深僻静,是附近几所高校的恋爱圣地,传说很多情侣在这干坏事。

对这片神圣的地方,我还是第一次踏足。而王亚东跑到这里,还带着几个死党,分明不是来谈恋爱的。突然间,一股很不好的预感袭上了我的心头,我连忙小心翼翼的隐蔽在一颗树下,静静的观察着远处的王亚东,他似乎是在等什么人,有点期待的样子。

大约过了十分钟,王亚东的眼里突然冒出了精光,好像恶狼看到了羔羊一般,我心一突,立即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我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飘然而至,她的气质温雅,外貌绝佳,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苏雪静。

苏雪静的突然出现,让我的心跳猛然加速,我不由的再次看向了王亚东,果然,他已经迈开了步子,正朝着苏雪静走了过去。走到她面前,王亚东说了几句什么,苏雪静甩头就走,但王亚东的几个死党马上就拦住了她,然后王亚东又缠上了苏雪静,甚至对她动起了手脚。

看到这,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照这么下去,苏雪静肯定要被王亚东给毁了,上次的小路上,还有可能有行人经过,王亚东或许不敢太放肆,但在这最适合干坏事的小树林里,王亚东绝对毫无顾忌。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雪静受到摧残,我总觉得,王亚东是为了查清楚我和苏雪静到底是不是认识,查清楚我有没有欺骗他,才特意调查了苏雪静,以至于到现在对她纠缠不休,感觉是我连累了苏雪静,如果我不把她救出来,我的良心绝对会受到谴责,我也无法容忍女神被玷污,所以,我必须救她,我很想就这么冲过去救,但我又很清楚,就凭我这身子骨,我冲过去就是白送给他们打,顺便把脸也丢光了。

眼看他们的争执越来越厉害,我的心急得都快蹦出来了,我死命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不断的想着办法,这一回,不可能再叫什么警察来了,这种狗屁话王亚东不会再相信了,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忽然,一个想法突然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我焦急的看了眼正处在水深火热的苏雪静,然后转身就疯狂的跑走了。

这一刻,病弱的我仿佛充满了无限的力量,跑的飞快,一下就来到了商业街,在玩具店,我很快找到一把玩具枪,试了下,可以,付了钱,我又一口气跑回了小树林。

一个来回,跑的我快送了半条命,但我顾不得自己,马上躲在树后,看向了王亚东他们,此时,王亚东好像已经发大火了,都把苏雪静给推在了地上,嘴里还吼着你装什么装,甚至对着苏雪静粗鲁的撕扯了起来。

看到苏雪静惊慌又无助的反抗,我的眼睛都红了,我狠狠的一咬牙,直接就按下了玩具枪的开关,顿时,刺耳的警铃声突兀的响在了这寂静的小树林里。

这声音就跟魔音一样,围着整片小树林环绕了起来,它不仅吓的做贼心虚的王亚东一伙人拔腿就跑,连树上的鸟儿都被惊飞了。

看来,要吓跑王亚东这种经常干缺德事的人,就得搬出他的天敌,这方法果然屡试不爽。

等王亚东他们跑的不见踪影,我连忙将视线投向了坐在地上有些狼狈的苏雪静,此刻,她还处在惊骇中,正失神的啜泣着。

看到这样的她,我的心很疼,但我没时间哀怜,要是王亚东他们发现没有警察来个回马枪,那想跑就来不及了,于是,我顾不了许多,直接把报警的玩具枪丢的老远,再跑到苏雪静身边,一边弯腰扶她一边关心道:"苏雪静,你没事吧?"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当苏雪静抬起头,看到我这个许久不见的老同学时,她眼里没有任何的震惊,反而是出奇的愤怒,就像看到了天大的仇人一样。她直接就扬起了巴掌,狠狠的掴上了我的脸,我一个猝不及防下,被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随即,苏雪静迅速的站起身,红着眼瞪着我,大骂道:"吴赖,你不是人,你就是个畜生!"

说完,她愤然的跑走了,留下捂着脸颊坐在地上莫名其妙的我,愣愣发呆!

  • 老子是无赖 截图1
  • 老子是无赖 截图2
  • 老子是无赖 截图3
powered by hzzfj.com © 2019 WwW.hzzf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