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干志苏赢全文免费阅读-干志苏赢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22 11:02

干志苏赢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干志苏赢是雨条子瓜所创作的小说《我重生君主》中的人物,干志苏赢小说精选:悠悠醒来之际,干志只觉得头昏脑涨,意识含糊。大郎你醒啦,赶紧把药喝了。一个女人的形象在他视线里由模糊到清晰,后束的长发,雪白的肌肤,精致的五官,窈窕的身段,身着细麻布衣裳。大郎,赶紧把药喝了。女人端着药碗,脸上是转忧为喜的笑意。汤勺正在缓缓靠近自己的嘴。

我重生君主
推荐指数:★★★★★
>>《我重生君主》在线阅读>>

《我重生君主》精选章节

悠悠醒来之际,干志只觉得头昏脑涨,意识含糊。

大郎你醒啦,赶紧把药喝了。

一个女人的形象在他视线里由模糊到清晰,后束的长发,雪白的肌肤,精致的五官,窈窕的身段,身着细麻布衣裳。

大郎,赶紧把药喝了。女人端着药碗,脸上是转忧为喜的笑意。汤勺正在缓缓靠近自己的嘴。

干志吓的冷汗都下来了,慌急之中一掌横扫过去,汤药都洒落在地。

也顾不上惊叫中的女人,掀开被子赶紧查看自己的身体。见自己并非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上身长下身则短,三寸丁谷树皮的形象,顿感安心不少。

你整日里就只知道冲我发疯撒泼,嫁给你这个大傻子两年了,你自己不懂男女之事,大家都笑话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我好歹也是一国公主,怎么会这么命苦。女人坐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

干志再次把视线放落到她身上,年纪不过二十岁上下,肤白貌美,浑然一尤物。

再看看房子,是一间还算宽敞的木屋,的确不是武大郎家临街而居的二层小楼。

这个女人说嫁给自己两年了,还是一国公主?那自己现在到底是谁?

干志赶紧下床,扶住女人的手臂:娘子,我刚才一定吓到你了吧,我也是吓到了,赶紧起来吧。

你?女子的哭声戛然而止,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眸里满是惊恐:你会说话了?

干志愣住了:怎么,我原来不会说话吗?

女子点了下头,急忙起身紧紧抱住他,欢喜不已:大郎,你终于会说话了,你终于会说话了。

胸膛上柔软的挤压碰触,晃荡的他心神荡漾了。

既然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何愁不能缱绻缠绵千千万万次,眼下还是搞清楚这里的情况要紧。

拉着女子一起坐下来,干志有礼有节的说:娘子,我以前是个大傻子,又不会说话。所以对于之前的事,我都不清楚。你能不能告诉我一遍啊。

女子点点头,眉眼之间都是灵动的欢喜:夫人和二弟干宣想害死你,让你中了毒。我本以为你会死掉,没想到反而治好了你的疯病和哑疾。父君回来知道你好了,一定会高兴坏的。

这些不重要。干志打断她的话,让她把这里是哪里,自己叫什么,她叫什么家里的情况都统统说一遍。

女子竟没有丝毫的怀疑。托盘而出。

女子是舒国的二公主,名叫苏赢。干志在这里还是叫干志,因为他属鸡,正确的写法应该是干雉,雉就是鸡的古称,汉朝的恶毒妇人吕皇后就叫吕雉。他是干国的大公子,从小就是个傻子,也不会说话。虽然贵为大公子,但是连国中的小孩都敢欺负他。

苏赢的妈妈生的很美,遭到舒国王后的嫉妒,害死了她妈,还把她许配给了干志。

说到这里,苏赢一声长叹:我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只能和你这个大傻子艰难度日,受尽委屈。没想到竟然真的等到你说话的这一天了。

干志听的都伤感了起来,把苏赢搂抱入怀:以前委屈你了,从今往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

嘘。苏赢把纤纤玉指放到嘴边,眼神里满是警惕:父君去吴国朝见了,你现在还得继续装成之前的样子,不然夫人和干宣一定会想办法把我们都害死的。

干志赶紧朝门口望了一眼,大门紧闭,墙壁上有两个小窗口。但谁能保证不会隔墙有耳呢。

压低声音问道:现在的吴王是谁?

吴王叫阖闾。

一听到这个名字,干志什么都明白。

他穿越到了春秋末年,吴王阖闾就是夫差的爸爸。也就是说,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夫差和越王勾践,和自己很可能都是同龄人。不仅如此,这个时代还同样生活着,儒家创始人孔丘,商业大佬范蠡,兵圣孙武、四大美人之一的沉鱼西施等人。没准自己连老子和晏子都还能见上一面。

这些人物可都是小学课本里就出现过的。能和他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何其幸哉。

你在笑什么,不会是又傻了吧?苏赢满是担忧的问。

干志回过神来,嘿嘿一笑:你的夫君不会再是个傻子了。

大郎。苏赢扑进他怀里。

干志一阵郁闷,这大郎的称呼太容易让人想到了武大郎了,尤其是一醒来就让自己喝药的情景,简直叫人感到后怕。

他把苏赢推开,一本正经的教育:以后不许叫我大郎了,叫夫君就好了。

是,大郎。

干志差点没喷出来一口老血,也不再多计较,毕竟大郎大郎的都叫了两年了,一下改口还真有点为难她。

外面夜色漆黑,也不是会会后妈和弟弟的时候,干志打了个哈欠,瞄一眼苏赢的衣着,心下不禁躁动了起来,在原来那个时代,自己还在念研究生,没有女朋友呢。一穿越过来,就冒出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媳妇。可不能暴殄天物了。

娘子,我们还是早点歇息吧,我身体已经全好了,用不着再喝药。

苏赢摇摇头,生气的说:夫君,你怎么还是小孩子秉性。眼下我们大祸当头,还是先想办法保护好你我的周全吧。

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那恶毒的夫人和干宣,还能直接把我们杀掉了?

你说呢?苏赢说:不仅是夫人和二弟,夫人的哥哥句国国君都在外面等着呢。

等我死掉?

他们三个当然是希望等着你死掉了。他们本就是想乘父君不在把你给害死。

仔细说说。干志端正了态度,生死当前,可含糊不得。

苏赢告诉他,前两日干宣非要带着他出去打猎,结果回来就不省人事了。说是他自己乱吃了有毒的野果子。夫人的哥哥和其他人也都做了证。苏赢想起这两年来为他受的苦,倒也想他死掉算了。但念及二人夫妻一场,还是熬药想让他好起来。

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害你了。苏赢说着,愈发的伤感了起来:就是因为你是个大傻子,二弟对我一直存有非分之想。

一听这话,干志的火气都来了,春秋时代好歹也是讲究礼乐的。自己还没死呢,那家伙就开始打嫂子的主意了。

那我得会会他们了。干志站起身,不禁又盯了眼身上的衣服,是脏兮兮的细麻布,堂堂国君的大公子,穿着这个材质的衣物,也是够可怜了。

夫君,我们斗不过他们的。还是等父君回来再说吧。苏赢紧张的劝说道:虽然母亲临死前,特意给你取名为雉,希望你能是验证预言中的事情。但你怎么可能是谶语中说的人嘛。

预言,什么预言?干志来了兴趣。

‘雄鸡一唱天下白,圣人出’,这是一句流传很广的预言,天下的人都知道。母亲生前是个祭司,你又属鸡,母亲就希望你能是预言中所说的人。你一天书都没念过,怎么能成为圣人呢。

这一句话听的干志热血沸腾,感觉母亲很厉害啊。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干雉了,而是从两千多年后穿越而来的。纵使身无长物,光是储备的历史知识都够好好发挥了,还怕做不了圣人?

不过话说回来。老子和孔子都生活在这个时代。这预言中说的圣人到底是谁,还真不好说。

但眼下这些都不重要,干志回过神来低声说:娘子,你现在就出去通知所有人说我已经死掉了,让所有人来参加葬礼。之后我自有安排。

你打算做什么?苏赢显得很担忧。

快去吧,我自有安排。一定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死掉了。干志决定给对手来一个措手不及的反攻。

苏赢将信将疑,磨蹭了好一阵才终于答应按照他的计划行事。苏赢出去后,他躺回到床上装死,接下来就等着大戏开演了。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hzzfj.com © 2019 WwW.hzzf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