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宋有福玉凤湘军最新章节-湘军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5 09:33

宋有福玉凤是小说《湘军》中的主要人物,这里为您提供宋有福玉凤湘军最新章节!湘军精选:有福也在发痴,不是因为小姑娘,而是琢磨那声音,竟如莺歌般悦耳,比刚听的刘媛媛唱曲还好听十分。他琢磨着,这画舫如此破败,主人定是相貌不佳或花容已逝,那成想声音却如此迷人,总要找机会会一会她才好。他定了定神,带着大柱回到天利楼,躺在席梦思上却睡不着,耳边总想着那天籁般的声音。

湘军
推荐指数:★★★★★
>>《湘军》在线阅读>>

《湘军》精选章节

那小姑娘撞上大柱洒了汤,心里也明白自己有错。可看到大柱土里土气的,脸憋得通红,就有心逗他,喋喋不休的埋怨起来。有福见了也跟着打躬赔罪,小姑娘就是不依不饶。这时画舫舱里有人道:“小红,你这样闹像什么样子,快些回来。”

小姑娘听了冲大柱吐了吐**,伴着鬼脸道:“小姐叫我哩,不和你玩了。”说吧,轻盈的奔回船内,留下大柱痴痴的望着。

有福也在发痴,不是因为小姑娘,而是琢磨那声音,竟如莺歌般悦耳,比刚听的刘媛媛唱曲还好听十分。他琢磨着,这画舫如此破败,主人定是相貌不佳或花容已逝,那成想声音却如此迷人,总要找机会会一会她才好。他定了定神,带着大柱回到天利楼,躺在席梦思上却睡不着,耳边总想着那天籁般的声音。

第二天清早,有福约了王文举同去投贴。到了制造局门房,还是那个头发油光光的老者。有福交给王文举一两碎银,果然十分好使,那老头满面笑容的收了帖子,又让他们填了登记簿,再详细问了他们二人的住处,笑呵呵的告诉他们,五天后来考试,如果有变会去客栈通知他们。

有福见事情顺利,非常高兴,定要请文举去楼外楼吃午饭。却不知王文举不但自己没掏门包,还藏了有福的一两银子,只给了门房老头二十枚铜钱。

晌午时分有福拉文举来到天利楼。几杯酒下肚,文举开言道:

“侬晓得不拉,这次考试不做八股,要靠洋文和数术。侬做得来不?”

有福在姚举人门下学的东西,就是做八股也是做不来的,更没听过洋文和数术。临行前宋大善人告诉他,这次是朝廷选派留洋学生,若是考试不济,不妨托些门路上下打点,多花些银两也不妨。有福来到江宁,哪有什么门路,所以见王文举说起,忙动问道:

“呃做不来的,这可咋整?兄弟能帮帮呃么?”

文举又喝了口酒,说道:“侬有三百两银子,嗯倒是有办法。”

“三百两?”有福听了直咂舌根子。有福家虽然在宋家庄是大户,到了源汇镇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毕竟是乡下土财主,家底有限。乡下人一家有十两银子就能过一年,这次宋大善人为了光宗耀祖,更为了和宋乡绅争口气,让有福来金陵,给了五百两银票,还有五十两碎银,已经是咬紧牙勒紧裤带了。有福一路下来,五十两碎银快用光了,此时再出三百两可不是小数目,有些心疼。

王文举看有福踌躇,又说道:“侬晓得不拉,主考大人是制造局的大头头容大人,嗯有个朋友是他厄侄儿,嗯牵线,侬们聊聊好不拉?”有福听说能和主考官的侄儿谈谈,忙不迭失的点头“中,中,多谢兄弟了。”文举满了堆笑道:“侬客气啥,侬备好银子,事情包给嗯了”有福频频点头,和文举约定明日中午还在楼外楼请客。

第二天,有福在楼外楼要了个雅间,早早的就坐在窗边,看着路上稀落的行人,焦急的等待着王文举。

据王文举说,容大人的侄儿叫容彪,字昭阳,在金陵很有名。容彪不是容大人的亲侄儿,而是远房侄儿。容昭阳出名,也不是因为是容大人,而是因为他精通周易八卦,推算祸福十分准确。

早年曾大帅攻打金陵长毛的时候,手下有位刘营官,刘营官手下有位什长,就是管理十人的队长,叫做曾有道。容昭阳曾给曾有道算卦,算出他将第一个进入金陵城,积功可做到总兵位子。

曾有道十分高兴,送给容昭阳十两纹银。当时围城的湘军有十余万人,要算出第一个进城,靠蒙是不行的,一个什长做到总兵,也是万里挑一的机会。不久,曾有道真的第一个进了金陵城,灭了长毛后,真的升了总兵。可见容昭阳确有神鬼莫测之机。

王文举为了证实己所言不虚,从包裹里掏出了一份破旧的小册子,是当年湘军封赏名册。册子的一页折着角,他直接打开这页,指着第二行,真有位曾有道,御赐总兵职位,只不过是候补总兵。

书中按表,当年攻打金陵,曾家军中的确有位叫曾有道的什长,而且是本营的前哨。

这营是最先驻扎在金陵城外的军队,扎营后曾有道就奉命去哨探,不料遇到了同样出来哨探的长毛。一场激战后,曾有道的十人小队九人毙命,自己左腿被砍,逃脱不得,被五花大绑抓进了金陵城。审讯时长毛还没动刑,曾有道就有问必答,还唯恐不足,又主动交代了湘军的部署。可惜的是身为什长,所知实在甚少,终于不免被砍了头挂在城门示众。

后来曾家军攻下了金陵,向朝廷请赏,上报的立功人员名册上也确有曾有道的名字。当时但凡阵亡的什长以上军官,只要能叫得上名字的,都上报了朝廷。毕竟都是湖南老乡,人没了,朝廷的赏赐下来,用虚衔安慰死者家属很有必要,但金银的大部都会被营官私吞。多报功臣,尤其是阵亡的功臣,是营官们的生财之道。

不过,朝廷这次不吝官衔,什长竟赏了总兵衔,虽然是候补的,金银绸缎却一个没赏,不仅没赏,而且有朝臣弹劾湘军,说是在金陵搬了金山发了大财,害的各位营官掏了腰包上供朝廷,这是始料不及的。

王文举倒也没有欺骗有福,曾有道的确是湘军中首个进入金陵的,虽然是被抓进去的,还砍了头。也的确是做了总兵,虽然是候补,而且还是追认的。唯一无法知道的是,曾有道是否真的找容昭阳算过一卦。

宋有福看了名册,却死心塌地的相信了容昭阳的本事,一早就给了王文举二两碎银,千叮咛万嘱咐,要王文举雇轿子,务必把容先生请来一叙,当然还要请容先生算上一卦。王文举满口答应,告诉有福,不仅要把容先生请了来,还定要容先生答应找容大人通融,不仅找容大人通融,还要给有福算卦,看有福的福份到底若何。

接近晌午的时候楼外楼的客人多了起来,在雅间内就能听到外面的喧嚣。正当有福等得焦躁的时候,王文举掀开门帘,引进了一位老先生。老先生身材中等,穿着紫色绸缎长袍,头戴西瓜帽,修整的整齐的胡须显现出道骨仙风。王文举满面堆笑的介绍,这位老先生便是容昭阳。

有福赶紧见礼,请容老先生上座。容老先生客气了几句,便坐了上首。

“呵呵,**,好啊,好啊。”容老先生落座后干笑了几声,让有福摸不到头脑,不知道“好啊”是什么意思。王文举笑着解释:“嗯向容老先生岗了兄台考制造局报效朝廷的是,容老先生高兴得不得了哩。”说完,他侧头看容昭阳,却见容昭阳轻轻摇头。

王文举拍了下脑门,恍然大悟般说道:“看嗯这脑瓜子,咳,容先生说的是侬这面相好得不得了哩。”他又侧头看容昭阳,见他轻轻点头,就也呵呵的干笑了几声。

有福大喜,连忙为老先生布菜,又斟了酒,也给王文举布了菜,才向容昭阳发问:“厄这次报考制造局,还请老先生指教。听文举兄说到先生神算,厄非常敬仰,想请先生为厄推算,中不中?”

容昭阳喝了口酒,听到有福这么说,微笑不语,抬起一只手,张着五指,看了看手背,又看了看手掌。有福看了很纳闷,王文举连忙解释道:“侬是好朋友,五十两一卦好不拉?。”有福听了觉得心疼,见容昭阳笑着摇头,才放下心来。

王文举有些尴尬的说:“容先生意思,侬好有福气,五两就行了。”容昭阳又是一笑,也不问有福生辰八字,也不看手相,只掐指算了算便开口说道:“小兄弟命中大贵,当心想事成。”有福听了很欢喜,不仅是为了吉卦,还为了只用五两。

容昭阳顿了顿,又说道:“不过,小兄弟要先经些磨难,后有贵人相助,方能修成正果。”王文举接口道:“贵人,是您容先生喽”又转头看着有福:“容先生是容大人的侄儿,容大人对容先生的神算也很钦佩的拉。若得容先生举荐,侬还怕不高中?”有福连忙点头,跟着恭维了容昭阳一番。

王文举起身如厕,向有福使了眼色,有福跟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hzzfj.com © 2019 WwW.hzzfj.com